大內傲嬌學生會06(完)
 
作者: 星野櫻 
出版社: 三日月-希代
出版日期: 2019/06
頁數: 256
尺寸: 15x21x1.28
ISBN-10: 9863617024
ISBN-13: 9789863617020
書城編號: 1583445
 


售價: $73.00

* 購買後立即進貨, 約需 7-12 天 *


 
內容簡介
 
★〈朱八福大人的傲嬌妻室〉番外篇完整收錄!

朝廷變天,皇帝派大勝,丞相派一夕瓦解。
皇帝對李宸景的忌憚卻日漸加深,
與塞外部族友好,又擁有朱八福的青睞,
於美人於天下,將他派至塞外,似乎是一勞永逸之法……

奪回大權的皇帝,獨占朱八福的念頭更盛。
屢屢示好仍求而不得,他決定給她兩條路走。
不願進宮伴駕,便永遠以大臣之姿為君所用。
萬般刁難下,朱八福只好使出殺手鐧──
徵求願意「嫁」入朱府的優質男性(✿゚▽゚)

「做朕的女人,還是在朝堂上當一輩子男人,選一個。」
「……臣遵旨。」

嗚嗚,如果說她覺得男裝PLAY也不錯,
這樣會太變態嗎?ლ(・´ェ`・ლ)


作者簡介


星野櫻
座右銘:天上不會掉王子,不如掄起袖子來調教一個吧!
混跡文化圈之初,思想扭曲,下筆歪斜,淪喪無比。碼字至今,寫作風格扭曲,冥頑不靈且死不悔改,發誓要開闢出一條具有妖孽特色的激情澎湃之路!


相關作者簡介


繪者簡介

今晚吃冬瓜
雖然冬瓜也不錯,但是火鍋裡喜歡放南瓜,夏天最喜歡吃西瓜。


書籍目錄


第一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第二章 女兒裝的工部統府
第三章 公平的身體交易
第四章 生米和熟飯的關係
第五章 李大人提親
第六章 溫泉宮召幸
第七章 不做妃子,就做臣子
第八章 少公子下嫁
番外 朱八福大人的傲嬌妻室
後記 拖稿大王的懺悔書!


文章試閱


第一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朱八福並沒有機會回答趙凰璞的問題。
自家久違的親爹聽聞女兒轉醒,淚流滿面地衝了進來,還沒來得及摟著女兒疼惜一番,突然發現一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死小子坐在女兒床沿邊耳鬢廝磨!
朱八福當即推開趙凰璞,抽了抽嘴角朝親爹打了聲招呼。
朱驄也愣了。當他看清那個死小子就是妻子口中最近罵最多的皇帝陛下時,頓時不知該趕人還是喊參見陛下,只能眼淚汪汪地看著女兒。
朱八福頭疼地扶額,還以為老爹在流放之地吃了不少苦頭後,該多些男人味,皮膚也該晒黑點,然而竟然還是細皮嫩肉膚白貌美,最重要的是多愁善感的文人情懷也一點沒變!
雖說在朝堂上也算一身清風秀骨,從不向看不慣的權貴低頭,但只要一點傷春悲秋,他立刻就能哭得眼眶泛紅。眼見親爹快收不住眼淚的勢頭,她趕緊搬出娘親的名頭壓他——
「爹,你再哭,娘親又要以為你是弱受君離家出走了。」
「……」這招百試不爽,朱驄立刻抬袖拭掉眼淚,規矩地跪地拜見皇帝。
看著眼前真的很弱受的朱驄大人,趙凰璞哭笑不得,只得低咳一聲微笑道:「朱大人,快快請起,不知道的還以為朕把你欺負哭了。」
「陛下見笑了,下官汗顏。」朱驄的眼淚是收住了,但眼神裡的懷疑藏也藏不住,直在女兒和皇帝身上來回掃動,掃得朱八福渾身不自在。
趙凰璞見狀起身,朝窗外看了看天色,開口道:「咳咳,朕看天色也不早了……」
父女二人聞言,皆鬆了口氣,就等著皇帝說出「朕就先回宮了」。
哪知趙凰璞舌尖一轉,彎唇啟唇道:「朕就在妳家吃個便飯吧。」
朱八福頭很痛,朱驄的頭更痛,陛下都開口求收留求蹭飯了,身為臣子的自己能怎麼樣?只得趕緊應承下來,忙不迭地往廚房跑,完全沒有準備,他要拿什麼請皇帝陛下吃飯啊!
朱八福被朱曉久扶進膳廳時,一桌家常菜已擺上桌,四菜一湯簡單得很,完全沒有因為皇帝駕臨而有改變,真的就只是臨時添了一雙筷子的既視感,她一眼就看出是自家娘親的傑作。
她扶著腰,坐在軟墊椅上,趁著爹爹和陛下還在書房商議事情沒進膳廳,為難地看了一眼在為她盛粥的娘親,「娘,妳就再多做兩道菜吧,這也……太隨便了。」
「隨便?又不是我留他下來吃飯的,他硬要留在臣子家裡蹭飯才隨便吧。」朱大娘翻了個白眼,將精心熬煮的魚粥放在她面前,擺明只為女兒開了小灶,「為娘我很忙的,還有妳這個病患要照顧,他愛吃就吃,不吃就滾。」
「娘,我聽小九說了,我受傷昏迷時,陛下賜了恩旨,封了爹爹文淵閣大學士,這可是很大的官呢!」
「給妳爹個官,就可以縱容小老婆毆打我女兒?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誰家女兒生來給他欺負的?不過還算老天有眼,聽說那位小老婆的宮裡走水,人沒了。」
「……」聞言,朱八福頓時沒了胃口,「娘,潘貴妃宮裡失火是什麼時候的事?」
「就前些日子。小九聽那位小年大人說的,對吧?」
朱八福看了朱曉久一眼,朱曉久本不想多說,但家姐的眼神明顯在警告他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屈服於自家姐姐的淫威之下,朱曉久嘖了嘖唇,從頭開始說起──朱八福被押進天牢後,丞相攜相黨重新歸朝,下令京城閉城戒嚴。陛下罷朝數日,朝政一律交由丞相把持,直至龍陽大人率江南吳家舊部和衛晨暮大人攜塞外衛氏族人應密詔以輕騎入城,夜半時分以救駕之名突圍禁軍直入皇宮,宮門大開後,陛下現身即刻接管京城禁軍,並下旨查封了丞相府。
丞相府被查封後,第一個遭殃的自然是潘家,潘家被下旨抄家後第二日,潘貴妃所居的整座宮殿盡數焚毀。更蹊蹺的是,沒有一個宮人太監從宮殿裡逃出來,對外只說是伺候貴妃娘娘的宮人半夜打翻了燈油。
「鬼才相信呢,打翻個燈油能把那麼大做宮殿給燒了?還一個人都沒逃出來?全睡成死人了?」娘親聽完冷哼一聲,而朱曉久只是聳聳肩續道。
「天曉得。反正咱們那位那位英明神武的陛下派人走了個過場,就這麼結案了。」
當然得這麼結案。
潘家作為逆黨,可照國法論處,但潘貴妃身為妃子,儘管出身潘家,畢竟已是陛下的女人,對自己的女人說殺就殺未免有辱仁君之名,於是便有了後宮著火這齣戲。
說是宮人全睡熟,搞不好當時整個宮裡已經全是死人了……
至於皇帝為何連一個宮人都不肯放過,這就不得而知了。
朱八福沉默了半晌,心頭縈繞著相當複雜的情緒,朱曉久說得簡單,她大致能猜想那幾日刀光劍影的可怕。常年在外的輕騎對上熟悉京城內部的禁軍,若沒有人裡應外合,提早部署,可不是一場好打的仗,而這個人多半就是李宸景。
不過比起刀光劍影,更讓她害怕的是趙凰璞對丞相府和潘家那似曾相似的態度——若是輕騎闖宮門輸了,陛下這些手起刀落乾淨俐落的手段會不會就留給龍家、年家和……朱家了?
「小如,妳抖什麼?是不是又發熱了?」朱大娘將手摸了摸女兒的額間,確認是否有發熱。
朱八福這才意識到,思考這些事情時,自己有多麼地害怕。
「沒有發熱啊。好了好了,不說了,妳快喝粥吧,他怎麼處理他的小老婆,跟咱們沒關係。」
「娘,這種議論陛下後宮的話不妥當,以後別再說了。」
朱曉久不以為意地低哼了一聲,卻換來朱八福的白眼,「小九,你也是,不許再對陛下態度不敬!」
朱曉久沒應聲,坐在自家姐姐身旁的椅子上,端起碗提起筷子就要吃飯。
朱八福見他宛如尋常,一把搶下他手裡的筷子,豎起眉頭沉聲道:「皇上沒到,不可提前動筷子壞了規矩!」
朱曉久被這一訓給惹惱了,放下飯碗抬頭就頂道:「姐姐,妳是被他小老婆打傻了嗎?妳以前慫歸慫,在陛下面前好歹也算有點骨氣,怎麼妳現在像是被他嚇破了狗膽,怕他怕得要死啊?
「你——」朱八福心想,這笨弟弟,是看不見丞相府和潘家的下場,還是看不懂今時不同往日的局勢啊?
話還沒來得及說得出口,只見朱驄已經從門外飛奔進來,一個爆栗敲在自家兒子腦袋上。
朱八福一轉頭,就見趙凰璞正一派淡然揚唇帶笑地站在膳廳門口,他沒有走進來,沒有阻止爹爹教訓小九,也沒有多說話,只是站在原地鳳目含笑地盯著她,那表情她說不出哪裡不對,但就是隱隱覺得陛下被惹惱了,正不高興著。
「陛下,小弟出言無狀,您別跟他計較。」她不確定陛下從什麼時候站在哪裡的,趕緊出言道歉。
「我出言無狀、不懂規矩,我走人可以了嗎?」朱曉久噌地站起身,三步併成兩步地跑出膳廳,在陛下身邊停留了片刻,不爽地挑眉朝他看了一眼,「以後若是陛下撥冗來咱們家用飯,可否提前告知?小人不懂規矩,好提早回避。陛下慢用!」說罷,人飛也似地溜走了。
朱驄趕緊躬身向皇帝道歉。
趙凰璞抬抬手表示沒事,走進膳廳,沒讓朱八福起身行禮,反而自然而然地在她身邊坐下,率先提起筷子端碗吃飯。
他對簡單的菜色毫無意見,席間也沒有再多看朱八福一眼,反而和朱驄有一搭沒一搭聊著朝堂的事,像是如何安頓還在京城外紮營的輕騎,以及如何平衡功臣間的權益等等……
朱大娘對政事沒興趣,只默默替女兒盛粥夾菜,懶得理兩個聊得興起的男人。
朱八福則側耳一邊聽著一邊喝粥。
「其他事皆好說,可有一事還要陛下儘快定奪。」爹爹的語調有些為難,眼神閃爍看了一眼陛下,「內閣首輔的人選得早些定下。」
趙凰璞的筷子明顯一頓,眼光若有似無地瞥了朱八福一眼,又轉向朱驄,「朱大人可有推薦人選?」
「臣斗膽舉薦一人,他既能接替李襄凡大人,又能毫不耽誤新政推行,且事半功倍。」
「朱大人有好人選大可說來。」
「前丞相李襄凡大人的少公子,李宸景李大人。」
哐噹!
朱八福手裡的勺子沒拿穩,整個掉進了粥碗裡。她伸手捏起沾滿粥液的勺柄,轉頭就對上陛下遞到她面前的綢帕,她傻住,不敢接,陛下卻不耐煩地抬了抬手,示意她別不知好歹。
她低頭道謝,接下了帕子,默默擦著手,耳邊傳來陛下毫無所動繼續和爹爹討論的聲音。
「不瞞朱大人,小景也是朕的首選。」
「雖說前丞相大人行事專橫跋扈,可推行的新政行之有效,聽聞少公子李宸景大人跟在李襄凡大人耳濡目染,續行新政之事非他莫屬。難得陛下不計前嫌,肯重新啟用李大人,這樣政務上也可以放心了。」
朱驄的話音剛落,朱大娘忽然出了聲,「你們說的李宸景,是不是就是在青州救了咱們的那位俊俏公子?」
見丈夫點了點頭,朱大娘抬首就朝陛下問道:「聽聞李公子被陛下圈禁在府裡,可他在青州為了救外子還受了傷,有大恩於我們家,能否請陛下賜個恩旨,准咱們探視他?」
「……夫人想幾人前往探視?」
「我和外子一同前往。」
「不會帶多餘的人吧?」趙凰璞唇邊的笑意若有似無。
「陛下莫非是怕我帶人去把公子搶走?」
「夫人說笑了。」趙凰璞摘下了自己腰間的升龍玉珮,瞥了一眼默默喝粥的朱八福,「既是如此,就持朕的玉珮去探視吧。」
娘親笑盈盈地接過了玉珮,突然一拍腦袋好似又想起一件事,張口又道:「還有一事也想請陛下成全。」
「夫人但說無妨。」
「李公子好像還沒娶媳婦吧?既然他有恩於我們家,我想把女兒許給他,求陛下賜個婚唄。」
「噗!」一口粥從朱八福的嘴裡噴了出來,盡數噴在趙凰璞的那條軟綢絲帕上。
娘親,真有妳的啊!
「妳這孩子,教訓妳弟弟無禮倒是一套套,怎麼在陛下面前這麼沒規矩!」朱大娘狀似無意接過陛下的絲帕,往旁邊一堆,拿出自己的隨身帕子替女兒擦拭嘴角,邊擦邊哼道,「幫妳說門親事有什麼好驚訝的?要不是妳爹那時候出事,妳也早嫁到李廬陽家裡去了!剛好李家公子也姓李,說不準剛好就是妳的緣分,讓陛下幫忙說說項,搞不好人家肯要妳。哎呀,妳掐我做什麼!」
「娘,妳不清楚狀況,別瞎說話……」朱八福正想捂了自己娘親的嘴,可那邊還有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爹爹。
「娘子,妳且別為難陛下,小如的情況不同尋常姑娘家,這丫頭當眾撕了衣裳,如今這張臉又是楚河漢界的,妳要陛下做這個媒人,萬一人家李公子拒絕,陛下怎好做人?」
「嗯?這倒也是。妳看看妳,把自己搞成這樣,誰還敢要!這樣吧,咱們探視李家公子時先問問人家意思,他要是同意,娘再來求陛下說親怎麼樣?」
「妳先別開口嚇著人家李公子。好歹也讓小如把臉上的傷口養好了,先相看一次再說。」
「朕倒不知,原來二位這麼急著嫁女兒?」
皇帝的話也是朱八福想問的!這才換回女裝沒兩天,她就變成必須嫁之而後快的老姑娘了嗎?
可惜朱驄完全沒打算給自家女兒留面子——
「陛下,實不相瞞,小如如今的情況已經不是她能挑揀別人了。」朱驄斟酌了一下,至少沒直接說她名聲壞透了,嘆了一口氣續道,「下官擔心她嫁不出去,要是有李公子那等人物肯娶自然最好,如若沒有,就再相看其他人選。」
「沒想到朱大人也這麼滿意小景啊,朱大人完全不在意丞相府如今處境嗎?」
「下官倒不介意李丞相的舊事,下官對李公子的人品和才華都甚為欣賞,唯有一點不太放心。」
「哦?小景有何缺點?」
「李公子——長得過分俊俏了,男人家太過俊俏不是什麼好事。」
「喂,你有什麼資格說人家?你自己也不是個小白臉嗎?」娘親擺明了不打算在陛下面前給爹爹面子,「人家至少不像你那麼愛掉眼淚吧!他救咱們的時候替你擋了一刀,連哼都沒哼一聲呢!長相是嬌弱了些,可人家一點也不娘,爺們極了!」
「我又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小如現在這張臉要嫁人家是不是有些糟蹋了人家?」
「嗯,朕也這樣以為。」
朱驄一聽陛下如此說,推了推朱大娘,「看吧,連陛下都這麼說了,就說妳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呱呱。」癩蛤蟆本人不滿地發出兩聲叫聲,證明自己還在,身為自己親爹也沒有這麼傷人的吧。
「小如,爹爹不是在罵妳是癩蛤蟆,爹爹的意思是咱們先養好傷,有陛下的貼身御醫親自照看妳,一定能恢復原本的漂亮臉蛋。對吧,陛下?」
聽見她的蛙叫聲,趙凰璞放下筷子,抬袖掩了掩唇,側頭看向對自己投以求助眼神的朱大人,「既然如此,就別去糟蹋小景了,讓令媛進後宮伴駕吧。」
啪啪啪啪!
幾雙筷子落地的聲音在膳廳中此起彼伏地響起。
在這些劈里啪啦的聲音中,趙凰璞稍稍低頭靠近朱八福耳邊,輕聲道:「反正不管我怎麼對妳,妳都怕我怕得要死,那我再等也沒用,對吧?」
「……」
「忠犬應該不敢拒絕主子吧?方才叫得真好聽,再叫兩聲來聽聽?汪汪……」

星野櫻 作者作品表

大內傲嬌學生會06(完)
大內傲嬌學生會05
大龍門客棧04(完)
大龍門客棧03
大龍門客棧02
大龍門客棧01
大內傲嬌學生會03
大內傲嬌學生會02
大內傲嬌學生會01
清空萬里(下)
清空萬里(上)
少爺,太胡來
大龍門客棧(下)
大龍門客棧(上)
嬉遊記(下)
嬉遊記(上)
極品腹黑男(下):囧女進化論
極品腹黑男(上): 爆笑戀愛史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如送貨地址在香港以外,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 顧客須自行繳付入口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我的賬戶 |  購物車 |  團購優惠 |  加入供應商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English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顯示模式: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